刺蔓百合

我希望世界都是安静的,却又想要这安静中能有人听我倾诉。

【tjhr】泡沫(1)



他来了,他来了,他带着罕见的阳间文走来了!!!

- 塞壬弦月x研究人员甲斐田

- 文中人物称呼均只用姓

- 弦月作为塞壬外貌设定有改变

- 除弦月塞壬(天生)外其他全部遵从樱魔皇国原设定

- 现代主流塞壬设定,形似人鱼

- 非典型小美人鱼童话故事(不是的

- 尽量贴近樱魔皇国设定但是由于了解不足大概会与原设定有误差()

- HE(大概

- 尝试了新的写作方式(永远都在尝试新的写作方式






那条塞壬美得让甲斐田看着出神。

它被绑在台上,莹亮的鱼尾前后拍打,尾鳍在空中划出一片耀眼的藏蓝色的雾。研究员们已经把它的嘴堵了起来,但是很明显并不能挡住它尖锐的鸣叫声。在场的研究员所有人都被要求在耳朵里塞进蜡做的耳塞——最古老,通用于一切塞壬的方法,这是长尾的建议,作为首席研究员,甲斐田自然第一个往耳孔中塞入了温热的蜡。

那双鲜明艳丽的眼睛痛苦而愤怒,甲斐田却产生了某种幻觉,看见了那双藤紫的眼睛在一片紫藤萝之中弯弯地笑起来的样子。

有一瞬间,甲斐田非常想要摘下耳塞去聆听它的声音,他叹了口气,低头在手里架着的板子上写下平淡的记录。

-抓捕后观察对象情绪不稳定,初步目测能力水平上等,具体声音“诱惑”能力有待考察。



“这一只是……攻击了人类?”

“没有——”

“?那为什么把它带给我?”



长尾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在他人眼里只显得十分阴沉,没有人敢看他们这边,长尾凑到甲斐田身边,压低了声音。



“我听到它唱歌了。”

“……嗯?”

“这家伙……有那种‘神的声音’。“



也只有长尾敢去没事听塞壬唱歌了,甲斐田坐在观察窗外的桌子前揉着太阳穴,抓起水杯又吞了一颗胃药。

不同于人鱼,水对于塞壬来说并不是必要的,只是一种更加方便行动的介质。为了这个原因,这只塞壬的生存环境被剥夺了水源。观察窗另一边,原本用来观察水生魔物的封闭室内没有放水,只剩下底部的一些石块供塞壬栖息,使得它移动十分不方便。房间好在是隔音的,免了甲斐田继续往耳朵里塞蜡。

邦!

走神了的甲斐田被惊得一跳,猛然抬头,看见那只塞壬的手拍在玻璃上,过长的藤色刘海遮住半边脸,长发柔顺地披过肩头,杏仁眼眯起瞪着他。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他有些能理解为什么塞壬是如此有吸引力的魔物了。

就算隔着一层厚厚的隔音玻璃,就算它好看的嘴唇抿着没有出声,那双眼睛也似乎在跟他说话。
甲斐田不由自主地睁大了自己浅蓝的眼睛,与塞壬对视着。

他的嘴里有些干,嘴唇微微张开了,他从嘴里轻缓地喘息着。之前一直在桌上若有所思的笃笃敲打的纤白手指都放松下来,静静按在桌面上。他的上身一点一点向前靠去,离玻璃窗越来越近,脸上是一副孩子气的新奇表情,像是回到了第一次看到海的那天。

他想要再见到海。

甲斐田猛地倒吸一口气,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脸已经几乎贴上玻璃窗,他连忙从窗边退开,塞壬平静地看着他,眼神在他因为过于剧烈的动作而大幅度摆动的两边耳饰上闪过。

“你……”

他知道塞壬并不能听到或者听懂他的话,可是他仍然想质问它。

你想要干什么?

甲斐田不安起来。塞壬微微偏偏头,被遮挡住的另一只眼睛也露出来,似乎不甚理解他的行为,舔了舔嘴。

甲斐田却不觉得它只是饿了。



观察在其本身栖息地以外的魔物没有很大的意义,这是甲斐田一向的主张,看着用手撑着地面在干涸的观察室里挪动身体,烦躁地甩动着尾巴的塞壬,他的主张依然没有变。

就算没有意义,他还是移不开眼睛。

甲斐田每天都会去研究所观察塞壬,直至干脆将手头的工作也都拿到了研究所里,让平时鲜少见到这位家里蹲研究部门首席的研究员们都有些诧异。

他每天都会发现塞壬新的让人沉醉的特点,每天都会记录越来越多的笔记,记录的语气渐渐地无法平淡。



-观察对象对于能力的运用水平及意识未知,假设观察对象对于其能力的运用水平较强,有待进一步实验证明。

-在相对冷静的情况下,目测观察对象“诱惑”能力良好。能力影响包括轻微幻觉,呼吸急促,心跳变快等。

-确认观察对象(以下简称塞壬)对于自身的能力水平有清楚的认知,但使用目的以及导致的后果没有规律,几次案例包括对观察人员使用能力后进行突然恐吓,食物送进观察室后对观察人员使用能力等。

-通过其在观察窗前使用身体动作索要食物的行为可知,塞壬对于声音无法传播一点有良好认知,但仍然会在观察室内歌唱,看起来感情表现随歌唱内容变化,原因不明。

-塞壬的眼睛似乎是其使用能力的渠道之一,长期观察会导致以上列举的症状出现,颜色绮丽,以不同深浅的紫色与粉色构成。

-塞壬的身体状态良好,人体部分及尾部皆保持了鲜明的色彩与光泽,



甲斐田笔下一顿,突然意识到自己写下的东西有些暧|昧,啧了一声匆忙在句尾补上:


【并未因观测环境或食料出现不适症状。】



他看着最后那一条,有一些欲盖弥彰的心虚感,莫名其妙。

甲斐田不明白,他搞不懂这条塞壬对他恶作剧的意图,也想不通它对自己的吸引力从何而来,他想要追求什么答案,却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这种无依无靠的浮游感让他不安,像是在水中想要去抓气泡,而只能每次都看着它们从指间溜走。




“请把观察室的钥匙交给我保管吧。”

“我打算随时进入观察室去对塞壬的行为进行评估,并且如果不听听它的歌声的话,它的能力水平无法被真正测定。”

“有必要的话,我会把它带回我个人的研究室继续进行观测,并接受饲养它的全部责任。感谢各位最近的操劳了。”




甲斐田手反握着门把,将门在背后轻轻关上。

塞壬紧紧盯着他。他也从打开门起就没有移开过视线。

少了一层厚厚的隔音玻璃,塞壬显得更加真实。随着尾巴的悠闲摆动,它身上所有的色彩都在人造光下熠熠闪烁,连紫水晶一般的眸子也似乎在变幻着,倒映出甲斐田的影子。

甲斐田是个美人,这是研究部门上下一致同意的事实,大概只有他自己对此懵懵懂懂。

今天是正常的工作日,研究所里所有人都已经离开了,剩他一个人刚处理完手头的一些工作。他身上穿的是工作服,自己的黑衬衫和简单的长裤,只是脱掉了白大褂,在腕处收束的黑袖口衬得手腕和手格外纤细白皙。让塞壬一直十分着迷的扇状耳饰轻微地抖动着,甲斐田习惯性地在忙完之后把它们戴了回去,左侧深紫的流苏就扫在脖颈边,目光被引到那一段清瘦侧颈上的塞壬喉结上下一动。甲斐田的头发在工作时被自己揉得有些凌乱,棕灰的乱发有些掉到眼前,却仍然遮不住他温顺的眉眼,他浅蓝的瞳色,在塞壬眼中像从水面下看见的朗朗晴天。

不,他整个人是一片苍穹中的薄云,也可能是海面上的泡沫,柔软又懒散地飘在哪里,人们看着会忘记阴沉天空下的狂风暴雨,也会忽略狂暴海面上的滔天巨浪。

但是此刻甲斐田仅仅是站在那里,目光试探又好奇地看着他。

虽然面对面地跟它同处一室了,但是要怎样才能让它唱歌呢?

甲斐田此时心中这样疑惑着,秀气的眉头蹙起,为自己没有长远思考的行为感到有些懊恼,自言自语地嘟囔起来。

“我在干什么啊,怎么什么都没想就进来了……塞壬是什么时候唱歌呢?捕食人类的时候……难道我要装作是猎物?不对不对不对……”

“不对。”

一个轻软的声音在甲斐田面前响起。

甲斐田第二次因为走神而被塞壬吓得狠狠一抖叫得破了音,要不是背靠着门退无可退他可能会因为试图往后大跳一步而把自己绊倒。他急促地喘着气捂着心口,塞壬以迷茫到无辜的表情看着他,流溢着鲜亮色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眨了两下,在甲斐田的目光下薄唇又启开一条缝,重复了一遍:

“不对。”

有几秒钟甲斐田和塞壬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有出声。

“那个……我……叫甲斐田,甲斐田晴。”

塞壬偏了偏头。

“甲斐田晴。”

“是、是的。”

“甲斐田……晴。”

“诶……”

原来只是鹦鹉学舌而已吗,甲斐田放松了一点。不少能力与声音或者语言文化相关的高智商魔物都会模仿人类的语言,但能够真正了解甚至学会说话的魔物很少。

可是就算不唱歌,它的声音也足够让甲斐田想要更多。

他总算明白长尾所说的“神的声音”是怎么样的了,他的心缓而有力地在胸腔中跳动,声音从他的喉咙中溢出,他想要歌唱,想要微笑,想抱住眼前美丽的生物与其亲|热,想要脱下衣服去接触那光滑的皮|肤,用手指去感受塞壬的体温是高还是低,心脏是不是也与他一样,快乐而平静地跳动着——

甲斐田喉头一动。

塞壬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便彻底地抛开了一瞬间浮到水面的理智,全身心地沉入了那双笑着的藤色眼睛之中。

他有些不稳地上前,塞壬坐在石头上,尾鳍轻轻拍打着地面,像是邀请。

“甲斐田晴。”

塞壬的话语像是在唱歌,甲斐田突然醍醐灌顶。

塞壬的一生所发出的全部声音,都是他的歌谣。

他正在歌唱他的名字。





tbc.





兄弟们,你们知道我为了描写这两个美人去找了多少参考吗()

找一找文中有多少歌名,全找出来没有奖励()我自己都不知道为啥就写了这么多曲名进去()

干,写不完诶,还得分节,这是我妹想到的

今天可以只屏蔽我一次吗

想要评论🥺

评论(11)
热度(242)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刺蔓百合
Powered by LOFTER